08.04.2022

Prof. Dr. Wolfgang Spohn

通过附条件规范的推理

本次讲座的第一部分涉及规范的基本分类。作为应然语句的规范、绝对和附条件(=假设性)的规范、规范和规范层级、规范的隐性效力和显性效力、来自于外部第三人视角且作为经验事实的规范、第一人称视角下真正且描述上不可还原的规范等。最后一种(区分)视角才是本次讲座后面部分的关键所在。
本次讲座的第二部分涉及对法律逻辑的批判,法律逻辑试图通过古典逻辑的手段去形式化法学推论,特别是法学三段论。举例而言,这些推论原则上是非单调或“可废止(defeasible)”的,并且是基于一个不可用古典逻辑来处理的非单调条件。
本次讲座的第三部分简要解释了绝对规范逻辑的基本假设。它们构成了哲学逻辑的一个子领域,即道义逻辑(deontische Logik)。针对道义逻辑,已经形成了一个标准体系。它在结构上与信念逻辑是相同的。当然,所有这些逻辑从来都不是没有争议的。
讲座的第四部分涉及对附条件规范逻辑的扩展。为此,人们必须深入研究自1968年以来发展起来的条件逻辑(Konditionallogik)。条件逻辑恰好涉及法学推论形式化所需的非单调条件。它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分支领域。一个重要的方案,也是由 Spohn提出的方案是基于所谓的拉姆齐测试以及一种对条件的信念解释。
本次讲座的第五部分解释了该方法也适用于理解附条件规范及其逻辑内涵。另外,报告人还提出,如果这种方法被认真对待,那么将对法理学的独立自主带来哪些深刻的后果。不过,人们必须认真对待该方法。此前建立在古典逻辑基础上的自主性最终被证明是不充分的。
本次讲座的第六部分涉及 齐硕姆悖论,该问题也正如其名所示。在道义逻辑中,仍然还不清楚应当如何适当处理该悖论。 Spohn引入齐硕姆悖论是为了解释弥漫在所有规范性话语中的基本的模糊性(根据 Spohn的观点,它是悖论的基础):即纯粹的规范与事实推导的规范之间的模糊性(通过类推内在价值与外在价值之间的区别,或“好本身 ”与 “好作为一种手段”之间的区别)。 Spohn对于附条件规范逻辑的解释也同样含糊不清,但严格来说,它们只能涉及纯粹的规范。
本次讲座的第七部分作出了展望,即为了提出一种由事实推导的规范的逻辑,还需要做些什么(在法学的语境中几乎总会涉及该问题,而在法学三段论中则无论如何都会涉及该问题)。为此,或许必须仔细研究由 Spohn在40年以前就已经发展和主张的所谓等级理论(Rangtheorie)。最后,报告人以下面的 “重要结论”结束讲座:

1. 古典逻辑不适同于法律逻辑。
2. 研究非单调条件。
3. 严格区分纯粹的规范和事实推导的规范。

深化阅读可参见 Spohn, RPhZ 2022, S. 5–38

20.01.2022

Prof. Dr. Juan Pablo Mañalich

作为建构性规则体系的刑法制裁规范体系的封闭性质

本讲座讨论了作为“封闭规则”(residual closure rule)的刑法罪刑法定原则的本质。在此,报告人对罪刑法定原则的普遍特征提出了异议,即根据罪刑法定的规则,所有非“刑法禁止”的行为都是“刑法容许”的行为。因为这将意味着,(按照 韦斯利·霍菲尔德的术语,)刑法上的制裁规范将被归类为 规制性 规则。事实上,刑法上的制裁规范则应该被理解为 建构性规则。这类规则会引发以刑罚暴力机关为对象的处罚义务(Bestrafungspflichten)。(由此也可以看出,为什么 宾丁在他《规范及其违反》一书的第二版中已经放弃了将刑法设想为能够产生义务的规范的理解。)
将刑法制裁规范归类为建构性规则也得到了 哈特规范理论的支持,根据哈特的规范理论,法定的制裁是所谓次级归属规则(secondary rules of adjudication)的子形式。一般而言,应当将次级归属规则理解为建构性规则,其具体规定了构成相应法律体系的规则的制度适用与执行的条件、形式和后果。其中,(刑法)制裁规范是那些具体化或至少限制那些针对违反配置有制裁威慑的义务而处以刑罚的规则。刑法制裁规范的适用源于下述事实,即行为人通过其(可归责的)行为满足了该规范的前提条件而占据了一种特定的制度性地位,该制度性地位符合 霍菲尔德提出的责任(liability),其对应的地位必须是一个( 霍菲尔德意义上的)权力(power)。据此,刑法制裁规范是一种建构性规则,它通过将满足前提条件与判处刑事制裁相联系,从而确立了 (宾丁)所称的“刑罚的等价性(Strafäquivalenz)”。
这就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即刑法中的罪刑法定原则在多大程度上是一种封闭的规则。一方面,构成由封闭规则关闭上的体系的规则,以及另一方面,封闭规则本身都必须属于同质类型:一个能够封闭特定的规则体系的规则,必须属于和该体系规则一样的同一类规则。只要我们进一步区分 霍菲尔德意义上的“强势 ”地位和“弱势”地位,即一方面是由那些属于有关规范体系的规则组成,另一方面则是由那些体系中不存在相反内容的规则组成。这便能得出以下结论:刑法的罪刑法定原则必须被理解为一种建构性的封闭规则,根据这样的规则,任何 依据法定制裁规范不可罚的行为都不应 不受处罚

28.07.2021

唐志威

中国(刑)法学研究中的规范理论

本次报告评述了中国(刑)法学研究中规范理论的继受现状与研究重点。报告主要涉及以下三点内容:(一)中国学者如何理解规范概念与规范理论;(二)中国有关规范理论讨论的背景与现状;(三)未来如何通过规范理论来推动中国(刑)法学发展。

一、中国法学研究中的规范概念与规范理论

在中国,制裁论的规范理解目前仍然居于通说位置。在历史上,此种规范理解受到了苏俄国家理论与法理论的影响。在制裁论规范理解的基础上,刑法领域主流学者提倡所谓的刑法规范二重性说。根据该说,刑法条文不仅是针对法官的裁判规范,同时还是针对一般人的举止规范。与德国自宾丁( Karl Binding)以来传统意义上的举止规范与制裁规范区分不同,刑法规范二重性说认为,举止规范与裁判规范是一枚硬币不可分离的两面。这样的刑法规范理解对传统的四要件犯罪论体系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同时,这样的刑法规范理解也忽视了举止规范与制裁规范的不同结构以及两种规范之间互相区隔的阶层关系。

二、规范理论的最新继受

法学的知识革新以及对域外理论的继受使传统的(刑法)规范理解受到了冲击。但是,刑法规范二重性说仍然支持者众多。原因在于,规范理论研究在法学的国际交流中,至今还居于边缘地位。中国学者对规范理论的继受不仅只是局部、点状的继受,还往往伴有误解。

三、规范理论在中国的未来

毫无疑问,规范理论能够充实刑法教义学的讨论。除了能够化解有关不法论的争议外,规范理论还能够用于解决一系列教义学具体问题,例如为中国刑法大部分分论条文中所包含的罪量要素提供理论依据。综上所述,中国刑法学界的当务之急应是厘清规范理论的内部发展脉络以及不同立场。就此而言,规范理论工作小组的研究能够为中国规范理论以及刑法教义学的继续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01.12.2020

PD Dr. David Kuch

法体系、规范分类学与行为理由

本次讲座介绍了约瑟夫·拉兹(Joseph Raz)法律思想中规范理论的内容。相关内容的重点是拉兹在1970年至大约1985年间发表的早期作品。这些著作将制度化的法理论(一)融入到了全面的实践哲学话语中(二)。在拉兹思想运动的这两个阶段,都能找到与狭义规范理论相关问题的连接点。

一、法理学前景:制度化实证主义

拉兹的早期作品受到了哈特(H.L.A. Hart)经典著作《法律的概念》(1961)很大的影响并继承了法的“双重制度化”(Paul Bohannan)传统。与规范理论相对应,便是初级规则与次级规则的区分。与这种区分存在交叉的还有其他规范的制度类型,尤其是义务规则与授权规则的区分或法定规则与实践规则的区分。

二、(法)哲学背景:行为理由理论

1975年出版的《实践理由与规范》是牛津哲学家(拉兹)法理学的主要作品。该著作致力于描绘一种适用于法的规范性理论,其(理论)核心是行为理由的概念。其中,最重要的规范理论创造是将规范解释为“排他性理由(exclusionary reasons)”。此外,拉兹还概略地提出了借鉴自凯尔森(Hans Kelsen)的规范描述性语句理论超然陈述(detached statements)。到目前为止,这两个主题在德国都没有得到太多讨论(例外参见 Kuch, Die Autorität des Rechts, 2016)

三、现实主义与怀疑主义之间

拉兹的整体方案似乎同时存在现实主义与怀疑主义的烙印。这或许是拉兹与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之间知识亲缘关系的体现,后者则是(马克思·韦伯之外)分析法哲学最重要的奠基人。